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妙手老康的博客

祖传济世精神、承接悬壶为民、弘扬中医文化、共创健康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沈绍功教授临床经验汇讲74  

2016-11-22 09:35:06|  分类: 中医方、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    二十二.越掬丸解郁主方

       元代滋阴派名医朱震亨提倡“六郁说”,在《丹溪心法》中组建了“越鞠丸”。气郁用香附,血郁用川芎,痰湿郁用苍术,火郁用栀子,食郁用神曲,通治郁证。

       越鞠丸又名“芎术丸”。临川应用时还要根据诸郁加味;
气郁偏重选加柴胡、枳壳、木香、郁金、川楝子、元胡;
血郁偏重选加丹参、赤芍、桃仁、红花、苏木;
痰郁偏重选加全瓜蒌、薤白、莱菔子、竹茹;
湿郁偏重选加泽泻、生薏苡仁、云苓、陈皮、石菖蒲、法夏;
火郁偏重选加黄芩、知母、黄连、芦根、竹叶、连翘;
食郁偏重,选加谷麦芽、生内金、大腹皮。
如见寒凝郁滞则减轻栀子用量,选加温通的桂枝、干姜、川椒、乌药、吴茱萸;
如因虚致郁者,则川芎换成当归,选加健脾的生芪、白术、党参、扁豆、山药。

       二十三.酸枣仁汤安眠主方

       酸枣仁汤出自《金匮要略》,以酸枣仁、甘草、知母、茯苓、川芎5味组成。主治“虚劳虚烦不得眠”,虚劳者乃肝阴不足,虚烦者乃阴虚内热,是养血安神,清热除烦之剂。

       临证还有加减;
柔肝除烦,选加生地、当归、白芍、女贞子、旱莲草、生栀子;
宁神镇静,选加生龙牡、灵磁石、柏子仁、炙远志;
清热除晕,选加草决明、白菊花、川牛膝、蝉衣、葛根;
为增安眠之力,均可加入夜交藤30g。
酸枣仁汤系虚证失眠主方。
如属实证,多见痰瘀互结,上蒙清窍,可选加石菖蒲、郁金、丹参、莱菔子、赤芍,则成功补兼施方。

       枣仁汤,这是安眠的主方。它两个主证:
第一养血安神,用炒枣仁、云苓和川芎;
第二它清热除烦,睡不了觉啊,有火,心烦加了知母,这是它的两个主证。还可以加减,
加柔肝的生地、当归、芍药、女贞子、旱莲草和栀子;
加了镇静的龙牡、磁石、柏子仁和制远志,远志必须的制,它有小毛,生的远志吃了以后嗓子难受,所以一定要制远志,生的远志难受,就会引起呕吐;
假如伴有头晕的加决明子、白菊花、川牛膝、蝉衣和葛根;
加强安眠用30g的夜交藤,炒枣仁安眠你要大量用 30g。
我在广安门医院,那药房配了酸枣仁膏,酸枣仁膏呀就拿酸枣仁原方,加了夜交藤,煎了以后,用蜂蜜,5斤蜂蜜炼成膏,装成一大瓶,当时公费医疗能报销呀,困难的时候都吃不饱。怎么办?好多广安门医院的职工呀,开了这药以后,早晨起来插在馒头上吃,有吃饱又不花钱,又抗饥饿,一举数得呀。当时我在广安门医院就很出名呀!我在广安门医院有两个事情出名:
一个就是枣仁膏,酸枣仁膏,哎呀!给老百姓谋福利了,当时工资也不高,不花钱,能吃饱,晚上睡觉又能安稳,谁能不谢我呀;
第二个就发烧,广安门医院我当时急诊呀,可能明天我要讲这个,发烧啊,就分清风寒风热,风热的话,清解和剂,风寒的话,温解合剂,两个合剂,放在250ml的小盐水里面,消好毒,铝盖封口。高烧啊,尤其是孩子,别熬药了,15ml一次,当然服药的时间要变,不是一付药喝两次,就4个小时喝一次药,一天也许喝3付、4付药喝两瓶烧就退了。

       二十四.增液汤养阴主方

       “增液汤”出自清《温病条辨》,由生地、玄参、麦冬3味组成。为增液清热,润燥通便之剂,主治阴津不足证,乃养阴主方。

       临证时要按阴亏部位加味:
新阴部组选假钞造人,柏子仁、云苓;
肝阴不足选加当归、白芍、枸果
脾阴不足选加黄精、芦根、石斛;
肺阴不足选加沙参、紫苑、百合;
肾阴不足选加女贞子、旱莲草、首乌。
如见阴虚内热者,选加知母、黄柏、银柴胡、桑白皮、地骨皮;
如见虚火上炎这,选加交通心肾的黄连、肉桂;
如见大便秘结者,选加增液行舟的白菊花和全当归、首乌、草决明、桃仁、全瓜蒌。

      “增液汤”,这是养阴的主方。三个药,生地、玄参、麦冬,组成了增液汤。
增液汤还能清热,因为液少了就是阴虚,阴虚必然会火旺,所以阴亏的病人一定有虚火,叫阴虚火旺,所以增液汤最切合,既能养阴增液又能清热,而且它能润燥通便,根据不同的阴就能加味。
心阴不足的加炒枣仁、柏子仁和云苓;
肝阴不足的加当归、白芍、枸杞子;
脾阴不足的加黄精、芦根和石斛;
肺阴不足的加北沙参、紫苑和百合;
肾阴不足的加女贞子、旱莲草和制首乌;
有内热的,阴亏内热加知母、黄柏、银柴胡、桑白皮和生地;
火炎的就加“交泰丸”,黄连和肉桂,官桂比肉桂好,上等的肉桂叫官桂,就是官员喝得,不是老百姓吃的,那是高档的。 1/3,10g的黄连,3g官桂,这是增液汤。
增液汤因为养阴呀,能治疗什么病呢?干燥综合征。西医非常怵手,见了干燥综合征没办法,怎么用西医都治不了干燥综合征。
中医的增液汤非常有效,当然这个石斛必须得用,假如有鲜芦根,你把鲜芦根榨汁,兑在里面,就会更有效。治干燥综合征关键在中焦,养胃阴是关键,胃阴呢跟胃热是一样的,胃阴不足就胃热,或者胃火,胃火重了必定胃阴不足,这两个是互相抑制的。
这个时候你干燥综合征养胃阴,去胃火,想到什么?知母、生石膏,白虎汤呀!所以干燥综合征用了增液汤配上白虎汤,当然里面粳米不用,用生薏米。
还要想到阴和气是互根的,补气能增加养阴,你气虚的时候加养阴的药,增加补气力量,所以你这个时候还要加上补气的药。
补气药最好的药,又能补气又能生津养阴的药就西洋参,但是贵呀!西洋参贵呀,可用5g的西洋参,用参另外煎,煎了汤,给它煎3遍,煎出来的水兑在汤药里面喝,然后把渣子吃了,这样就不浪费了。西洋参虽然贵,你就改成生芪,30g的生黄芪,或者做成白扁豆粥,加上白扁豆。这个干燥综合征临床多见,西医没办法,中医有优势。
还有大便干加白菊花和当归、制首乌、决明子、桃仁和全瓜蒌,这就是我们中医讲的增液行舟。老年人便秘很多呀,增水行舟。

       二十五.荆防败毒散替代麻黄汤辛温解表

       外感风寒表实证,治疗大法为辛温解表,多投《伤寒论》的“麻黄汤”。麻黄汤为发汗峻剂,仲景曾有告诫:“疮家”、“淋家”、“衄家”、“亡血家”禁用。也不可误投于表寒虚证和风热表证,否则汗之过度,首伤心阳。近代药理研究发现麻黄有提升血压、抑制心脏、加重心衰的副作用,故高血压心功能差者,虽有风寒表实证也不宜投用“麻黄汤”。凡此,麻黄汤辛温解表有利也有弊,故提倡以“荆防败毒散”代之。

       “荆防败毒散”出自明《摄生众妙方》。其据宋《小儿药证直诀》的“人参败毒散”,去人参、薄荷、生姜,加荆芥、防风和原方的柴胡、前胡、川芎、枳壳、羌活、独活、茯苓、桔梗及甘草11味组成。荆防败毒散同样具有辛温解表之效,但其发汗力较麻黄汤轻,且无麻黄之副作用,又宜治风寒表实证。

       二十六.辛凉解表仍沿用银翘桑菊

      “ 银翘散”、“桑菊饮”均出自《温病条辨》。至今仍是辛凉解表的代表方。均以疏散风热为主,治疗风热表证。前者以清热解毒为重,后者以清肺止咳为重。

       临床时常合用,以银花、连翘、桑白皮、菊花、芦根、薄荷为基础方,佐透窍的桔梗,排邪的车前草。再辩证加味:
发热明显的选加荆芥穗、竹叶、桑叶;
咳痰不爽选加全瓜蒌、浙贝、冬瓜仁、黄芩;
咽痛且渴选加板蓝根、牛蒡子、野菊花、马勃;
头痛目糊选加川芎、草决明、葛根;
虚人风热选加1味生芪、党参或仙鹤草;
痈疮风热选加公英、紫花地丁、野菊花、生苡仁、生栀子、白花蛇舌草。

       二十七.抗链丸消咽喉炎

       咽喉炎常由乙型溶血性链球菌感染所致,控制不好可引发免疫性疾患,特别是肾炎。

       中医将咽喉炎归入“喉痹”范围,始载于《素问?阴阳别论》“一阴一阳结,谓之喉痹。”其病有急慢性之分,其证有虚实之变。急性者有风热、风寒、肺胃热毒;慢性者有阴虚、阳虚、气虚、唯喉痹多见风热上壅和虚火上炎,其治以清降为要。

       自拟“抗链丸”,有银花、连翘、板蓝根、桔梗、玄参、生草6味组成,临证辩证加味,对急慢性咽喉炎均有效:
风热选加菊花、桑白皮、薄荷;
风寒选加苏梗、桂枝、防风;
肺胃热毒选加生石膏、知母、生薏苡;
阴虚选加麦冬、北沙参、女贞子;
阳虚选加蛇床子、补骨脂、菟丝子;
气虚选加生芪、黄精、仙鹤草;
咽肿红痛选加马勃、露蜂房、僵蚕、蝉衣、山豆跟
;咽痒发堵选加苏梗、桔红、百部、葶苈子;
咽干欲饮选加百合、芦根、生地、知母、野菊花;
音哑失声选加胖大海、玉蝴蝶、射干、金果榄。

       这是我自己创立的叫“抗链丸”,治咽炎、喉炎,消咽喉炎。这个咽喉炎要重视呀,你不控制的话,因为咽喉炎的产生就是溶血性乙型链球菌造成咽喉炎,咽喉炎不控制跑到肾上面去了,会合并肾炎,别小看咽喉炎。
清热用金银花、连翘和板蓝根;
利咽用桔梗、元参和草决明;
假如风热的加白菊花、桑白皮和薄荷;
风寒的加苏叶、桂枝和防风;
合并扁桃腺炎那热毒加生石膏、知母和生薏苡仁;
阴虚引起的加麦冬、北沙参和女贞子;
阳虚的咽喉炎,咽喉炎也会阳虚呀,主要看舌质淡、胖,形寒,又有咽喉炎又有火,又有阳虚,也很难处理的,这个时候就拿“抗链丸”,
加上蛇床子、补骨脂和菟丝子,不用温燥的药,用温润的药;
气虚的加生芪、黄精和仙鹤草;
红肿的或扁桃体发炎的加马勃,马勃像海绵一样,非常轻,最多用1g就一大堆了、露蜂房、僵蚕、蝉衣和山豆根;
咽痒,这个很难处理的,嗓子痒,非常不好处理,很难受,加苏梗、桔红,治咽痒桔红是个好药,加百部和葶苈子。
原来搞急诊的时候,搞了个散剂,吹喉的散剂,就像扁桃腺炎不控制更容易导致肾炎。拿什么药呢?就拿露蜂房、僵蚕和蝉衣这三个药虫类药,再加上金银花和板蓝根,1﹕1,给它磨成粉,吹喉,就吹在脓肿的扁桃腺。当时怎么吹呀?那个纸,卷成筒,上面的尖把它去掉,把这个粉放在里面,对着病人嘴,一吹就吹上去了,很简单,效果非常好。
扁挑体炎,抗菌素不行的,抗链球菌也不行的,用中药管用,要不了五天到七天消肿了,当时就定名为“吹喉散”,五个药。
嗓子干的加百部、芦根、生地、知母、野菊花;
嗓子哑的用胖大海、玉蝴蝶,玉蝴蝶也非常轻,像吹笛子的竹片一样,很薄,白的,中间有个黑点,玉蝴蝶最多也用1g,加上射干、金果榄,这是抗链丸。

沈绍功教授临床经验汇讲74 - 花语百合 - 花语百合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