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妙手老康的博客

祖传济世精神、承接悬壶为民、弘扬中医文化、共创健康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真闲雅 绝少尘氛  

2016-11-25 09:11:23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真闲雅    绝少尘氛

——清代乾隆时期山西青年女诗人康蕙兰

田承顺

 

雍正、乾隆时期(1723—1795),清初非常激烈的民族矛盾趋向缓和,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出现复苏,形成了中国封建经济繁荣的最后阶段;而此时的封建统治阶级更加贪婪和加强掠夺,土地兼并、官吏贪腐日益严重,阶级矛盾趋于尖锐。当时在诗坛上出现了以沈德潜为首的“格调”派和以袁枚为首的“性灵”派,而诗歌作者出现了袁枚、赵翼、蒋士铨、沈德潜、翁方纲、纪晓岚、孙星衍、钱载、毕沅、王鸣盛、王昶、钱大昕、赵文哲、张问陶、黄景仁、洪亮吉、杭世骏、程晋芳等人数众多的诗家。山西女诗人康蕙兰,在此群星丽天的时代里,也闪耀出她别致的异彩,短暂地划过了历史的星空。

康蕙兰(1771-1796),字畹滋,清代乾隆时期兴县(今山西吕梁市兴县)人。康基田三女。她出生于乾隆三十六年八月,当时她的父亲康基田任广东惠州府知府兼通判,夜梦生一男,抚窗前而呼曰“尔更得子矣”,梦醒而三女生。父亲以为异也。遂命名曰“蕙兰”,字畹滋。其名典出屈原“余既滋兰之九畹兮,又树蕙之百亩”(《九歌》)。随着康蕙兰的成长,全家人都对此女感到奇异而喜欢,因为她“妹晰而长,端丽为诸女兄弟冠”,而母亲尤其钟爱此女,她不仅容貌端庄秀丽,而且“性聪慧善,悟授以唐人诗,过目辙了”(康亮钧《留梦阁诗钞》序),可见康蕙兰从小聪明过人。年稍长,她喜爱读书,在针头线脑之旁,常置诗书。其兄康亮钧夙癖于诗,每夜静时携一卷在床前诵读,妹康蕙兰亦坐其次,徵唐辩宋,刺刺不休。13岁时康蕙兰始作诗,多以江南山水风物为主, 17岁时归里于名门同知孙豹章(孙嘉淦世孙,才学颇佳)。

康蕙兰的家庭,是一个封建士大夫之家。父康基田(1728-1813),字仲耕,号茂园,室霞荫堂,清代兴县人,乾隆二十二年(1759)进士,历任江苏新阳、昭文知县,广东廉州知府,河南怀庆、开封府知府,豫北嘉道、开归道、江南淮徐道,江苏太仓、松江知府,安徽、江苏巡抚,江南河道、东河河道总督,兵部侍郎,都察院副都御史等职。他入仕60年,长期主管兼管河防,乾隆帝谕其“于河工事宜最为谙习,且办事认真,不辞劳瘁”;他还好学不倦,读书博考,史识丰富,以诗文创作与史学著作最有代表性,有《晋乘搜略》、《河渠纪闻》、《河防筹略》、《合河纪闻》、《霞荫堂诗钞》等著作行世。

康蕙兰之兄,康亮钧(1763-?),字龙山,幼年勤学,攻举业,屡试不第,名场潦倒。嘉庆元年恩荫,行走工部,顺德府知府;其妻王素瑜(1766-1805),字玉花,兴县人,亦工诗。这样,康蕙兰受到父亲、兄嫂影响,诗艺渐进,从13岁到26岁辞世,留下了相当可观的诗作,其兄辑其遗作为《留梦阁诗钞》。

康蕙兰于大约乾隆五十四年染疾,时她由济南返里,适值兄康亮钧乡晋阳,便道探妹,见其骨立形销,落魄失意,相看各泫然泪下。嘉庆元年(1796年),康蕙兰病殁于济南父亲藩署,年仅26岁,遗有一女,名闰珍,亦聪慧。

康蕙兰诗作甚多,散佚不少。今山西省图书馆有《留梦阁诗钞》善本存世。其诗作大体可分为前后两个时期。前期多作于闺阁之中,以抒写青春年少生活,南方风物为主,色彩明快,感情真挚。如《春闺杂咏》:

少梦初回对碧纱,春光春色满天涯。

莺声乍转日亭午,粉蝶争穿架上花

女诗人面对美好的春天景色,心绪明朗,没有一丝少女春闺的惆怅之情,诗作意境阔大,色调明快。

康蕙兰的诗作多以七绝、七律为最多,偶有五律。诗歌内容以记述个人生活际遇、描写行旅之苦、抒写与亲友的离愁别慨、咏物怀古寄情等。如她的一首《花月吟》唱道:

看花对月两茫茫,月落花飞思不忘。

月上虬枝花献媚,花开蟾窟月飘香。

花摇月影联珠句,月漫花荫泛玉觞。

艳艳春花皎皎月,等闲莫负月花场。

诗人面对春天月夜春花绽放,反复吟唱春月春花与春天月下春花烂漫的美好景色,借景融情,表达了一种珍惜时光、珍爱青春的健康向上的美好情感,也彰显出诗人对青春与人生的深刻思考。

康蕙兰是一位珍重亲情、友爱的青年诗人,在她那里,父母亲情、兄妹情谊、闺友厚谊都有深刻的吟唱:

三年襁褓历艰辛,一旦分离倍怆神。(《别母》)

相思两地情何限,同是深闺夜月中。(《忆芳如妹》)

丈夫莫下穷途泪,翘首云天日正长。(《途中别龙山兄》)

丁冬莲露响初残,千里怀人倚画栏。(《上元日寄符如妹扬州》)

在康蕙兰《留梦阁诗钞》中有一首《台城怀古》诗,这是女诗人为数不多的怀古诗,值得一提:

杰阁凌云四面开,当时踪迹总成灰。

六朝遗韵随流水,风雨鸡鸣剩旧台。

我们知道,台城位于今南京市武湖南岸,鸡鸣寺之后,由于这里距六朝时代的建康宫不远,后人通常称之为台城台城为六朝时封建王朝的统治中心后宫禁城,位于都城中部略偏东北,是东晋和南朝诸代政治、军事和思想文化的统治中心,代表了“六朝金粉”的兴衰。台城见证了“六朝金粉”的兴衰沧桑:一次是“侯景之乱”;三年后梁军收复台城时,“王师之酷甚于侯景”;第三次隋灭陈,将建康“城池宫阙荡平耕垦”;到了五代十国,先后三次筑金陵府城,台城被彻底废除。据《上江两县志》载:“鸡鸣寺后之城,乃是明扩建都城时所造。”朱元璋最初大概是想把城墙建在鸡鸣寺后,向西经鼓楼岗石头城。后来为了把鸡鸣山、狮子山、马鞍山、石头山等山岗围进城内,扩大了建筑范围。唐代诗人韦庄曾在此凭吊:“江雨霏霏江草齐,六朝如梦鸟空啼。无情最是台城柳,依旧烟笼十里堤”。由康蕙兰此诗我们断定,她在乾隆年间所见古台城,应为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所建,女诗人以最简洁的笔触,写出了最深沉的历史感慨,首句境界不凡,具有诗家大手笔。

由于女儿随父亲为官异地生活,不免多年飘泊,关山行旅,这样的生活为康蕙兰的诗作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社会生活空间。她的诗作也就有了更多的题材,如《早发太行》:

西指关山客路长,香消粉褪不成妆。

萧条旅馆留人迹,昏月孤灯照药囊。

远笛惊残千里梦,邻鸡啼断九回肠。

可怜身似飘风絮,又征车上太行。

这样的抒写就不免有些悲催与凄凉,与她的前期诗作有了明显的区别。她的《归宁东淄(二首)》,也是行旅诗,估计是其后期所作,诗人已经染病,身体非常羸弱:

云山千里赴齐城,女伴相怜太瘦生。

多少离愁多少恨,无言并作泪珠倾。

 

乍依膝下似重生,陡觉恹恹病欲轻。

小阁挑灯同聚首,相看如梦不胜情。

康蕙兰的咏物诗,是她真正体现自我性情的诗作,其中寄寓了诗人非常独特的个性与人生思考。如《咏白芍药(四首)》:

淡妆斜映碧云天,玉蕊开成皓月圆。

对影却怜何所似,亦含香雾亦含烟。

 

羞将膏沐污容光,玉质依人沁骨凉。

相对含情如解语,淡烟疏影思茫茫。

 

翠袖凭栏一径斜,水姿雅称玉无瑕。

临风映月宜清冷,不作人间富贵花。

 

小立东风映素裳,傲他时样况红妆。

一天清韵凝神远,赢得新诗贮诗囊。

诗作借物寓己,是诗人高洁情怀的真实写照,羞将膏沐污容光”句充分表达了女诗人不与时俗同流合污,不借膏霜装点自身的高洁情怀,一句“临风映月宜清冷,不作人间富贵花”,诗人的思想是如此之高雅而不同时俗,诗人的态度是如此之坚定与决绝,真诗中之谪仙子也。诗人含蓄隽永的诗句,圣洁冰清的思想境界,正反衬出当时贪婪、残酷、人与人之间互相倾轧的腐朽社会现实,是诗人理想的艺术表达,具有诗史意味。其兄康亮钧友人黄嵋曾论云“安人稿,清真闲雅,绝少尘氛……其非尘世间人可概见矣。人去而诗在,诗在而梦留,其诗其梦,自是长留宇宙而正不拘,拘人世修短之数也”,诚如斯言(黄嵋《留梦阁诗钞》跋)。

 

 

参考文献:

1、《中华文学通史》张炯、邓绍基、樊骏主编,华艺出版社1997年2月北京第一版;

2、《康基田》牛寨中、牛苑著,山西人民出版社2013年4月太原第一版。

3、《辞海》夏征家、陈至立主编,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年4月上海第一版。

4、《中华人物志》文史知识编辑部编,中华书局1985年3月第一版。

 

 

 

作者:田承顺13803481831

地址:033001山西吕梁学院学科学位办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